APP下载|官网注册|首页

她是印度强姦犯的克星,是唯一登上时代周刊的黑社会老大

更新时间:2021-12-22 17:39:45 所属栏目:印度 作者:强兰义

摘要:Pal创立GulabiGang已经十几年了,Gulabi是粉红的意思Gang是帮派,她是印度强姦犯的克星,是唯一登上时代周刊的「黑社会老大」。她是唯一维护印度低等「达利特」的领路人。她用自己的行动证明,在印度,女人不是低等,他们有权利捍卫自己的权益。「没有文化,不懂法律一直是我们

Pal创立Gulabi Gang已经十几年了,Gulabi是粉红的意思 Gang是帮派,她是印度强姦犯的克星,是唯一登上时代周刊的「黑社会老大」。她是唯一维护印度低等「达利特」的领路人。她用自己的行动证明,在印度,女人不是低等,他们有权利捍卫自己的权益。

「没有文化,不懂法律一直是我们的弱点,在了解法律之后我们对所有的人(哪怕是犯罪分子)都尽量不诉诸暴力,在和解失败之后我们也不会立刻殴打,我们会联合附近的女孩,让那个男人难堪,没面子,男人最在乎的就是面子,百分之90的男人都会在这一步投降,因为他们不希望自己被女性看不起。」

——Sampat Pal

在没有成立GULABI GANG之前,她还是在一个正常的家庭,她每天八点上班,五点半起床,要给她的六个孩子,做饭。Pal创立Gulabi Gang之后,很多事情都会变了。在成立的十几年里。慢慢的,她们已经发展成印度最大的女子势力横跨整个印度北部,帮会人数已经超过了40万人并且保持着不慢的速度增加。

在她每天上班之前,这个时间里,她的家门口总是围着一帮人,当她开门走到院子里会立刻被姑娘们包围起来,她们可能已经赤着脚在门外站了很久,其中一个刚遭受了强姦,另一个被丈夫用充气泵揍了一顿=她们来寻求她的帮助。

Pal是一个童婚新娘,12岁辍学,就嫁了人。16岁那年,因为看不惯,一个姑娘被丈夫的男人欺负以及殴打,而联合其他姐妹,去教训了这个姑娘一顿。

而男人回家后仍旧变本加厉地殴打妻子,Pal就联合了村里的好几个姑娘,连续几天上门突击检查,最后这个男人终于对自己的妻子道歉。

从此加入她的队伍的人,越来越多。Pal将这个组织命名为粉红帮,因为大家总是不约而同地穿着粉红沙丽,在封建余孽横行的印度,不仅仅是女性的地位低下,这里还留存着古印度留下来的种姓制度。

种姓制度以统治阶层为中心,划分出许多以职业为基础的内婚制群体,即种姓。

各种姓依所居地区不同而划分成许多次种姓,这些次种姓内部再依所居聚落不同分成许多聚落种姓,这些聚落种姓最后再分成行不同行外婚制的氏族,如此层层相扣,整合成一套散布于整个印度次大陆的社会体系。

因此,种姓制度涵盖印度社会绝大多数的群体,并与印度的社会体制、宇宙观、宗教与人际关系息息相关,可说是传统印度最重要的社会制度与规范。

由于该体系中的不平等与近代西方兴起的民主制度与人权思想大相迳庭,因此常被批评为反现代化的落后制度,甚至被视为妨碍印度社会进步的毒瘤。

第一等级婆罗门主要是僧侣贵族,负责垄断文化教育和报导农时季节以及宗教话语解释权。

第二等级剎帝利是军事贵族和行政贵族,他们拥有征收各种赋税的特权,主政军,负责守护婆罗门阶层生生世世。

第三等级吠舍是普通雅利安人,政治上没有特权,必须以布施和纳税的形式来供养前两个等级。

第四等级首陀罗绝大多数是被征服的土着居民,属于非雅利安人,由伺候用餐、做饭的高级佣人和工匠组成,是人口最多的种姓。被认为低贱的职业。

除四大种姓外,还有大量的「第五种姓」,称为「不可接触者」阶层,又称「贱民」或「达利特」,他们多从事最低贱的职业。贱民在印度不算人民,不入四大种姓之列。

达利特再加上女性。这简直在印度就是地狱。因为这两个标签就是给印度人下了死刑,永世不得翻身。

在2011年Pal接受了卫报的採访,并登上时代周刊封面,被评为改变世界的十大女性,粉红帮靠大家的小额捐款来扩充规模,无偿帮助所有受压迫的女性,渐渐的由一个「暴力帮派」,衍生为一个「非法集资」的「黑社会团伙」,面临着十几项法律诉讼。

而在2014年,有一部纪录片,就是讲这个「黑社会团伙」。

以前读到会rajasthan有女性「自愿」sati村中还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她是被逼的,当时还相当震惊。看完此片得知他们会在事发之前或者夜里窜口供。

纪录片没有美化Gulabi Gang这个组织 也表现了组员的无知和个中矛盾,但他们同时也是黑夜里的一盏灯。

粉红帮的目标随着人数的增加进一步扩大,目前已经开始致力于推迟童婚的年龄,让更多的女孩可以接受完整的教育,她们的口号是:「平等自由。」

他们手持长棍,身穿萤光粉纱丽形象示人。 她们提供上门服务,被家暴的妇女儿童可以联系粉红军团; 遇到坏人,怕被强暴的女子可以唿叫粉红军团; 被关进监狱的失足妇女,可以请粉红军团赎她们出来.... 「粉红军团」从2002年成立至今,到现在已有成员 400,000 人。

「别人总说我与众不同,其实只是我抛弃了恐惧,我被袭击过很多次,其中有一次就在大街上,一下子有十几个男人冲过来想把我架到车上去,吓得其他女孩都不敢过来。但是她们马上开始朝那些流氓投掷砖头,仍旧把他们打跑了。我的家人和丈夫也担心我的安全,但她们也知道我无法退出,我的脸就像粉红帮的标志,我的失败会挫败女孩子们的信心。她们没有文化,没有足够的支撑,她们需要一个领导者,一个标志,一个信念来完成目标。」

——Sampat Pal

除了日常的战斗以及示威

粉红帮还採取了更柔软的方式进行宣传

将舞台剧搬上街头,利用街头剧,是效果最好的方式之一

她们会排演低种姓姑娘的人权以及觉醒的真实故事

在剧中进行抨击对种姓制度和性别歧视

她用自己的能力,捍卫属于自己权益,并保护他们的同胞。她拿起武器自己,保护同胞保护自己。

与其说她是一个黑社会老大,不如说是,她自己也成为了章西女王一样的人物了吧!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