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官网注册|首页

梁建楼:印度国里寻「法舫」

更新时间:2021-11-26 08:08:02 所属栏目:印度 作者:郭佑霖

摘要:在2003年编纂《井陉县志》中我发现了一位精通梵文、巴利文、英文、日文的高僧,这位高僧就是被民国政府派往印度国际大学中国学院讲授中国大乘佛法的法舫法师,1951年他在任教的钖兰大学圆寂,世寿48岁。那时,我产生一个念头:古有玄奘到印度取经,近有法舫到印度传经,法舫着述颇丰,应整理

在2003年编纂《井陉县志》中我发现了一位精通梵文、巴利文、英文、日文的高僧,这位高僧就是被民国政府派往印度国际大学中国学院讲授中国大乘佛法的法舫法师,1951年他在任教的钖兰大学圆寂,世寿48岁。

那时,我产生一个念头:古有玄奘到印度取经,近有法舫到印度传经,法舫着述颇丰,应整理传承。

2007年我离岗退休后住北京,有了跑国家图书馆的机缘,历经三年努力收集到近二百万字资料,整理出六卷本《法舫文集》,于2011年出版,在佛教界和学术界引起了反响,并得到了井陉县委的重视,成立了「法舫学术思想研究会」。

2011年11月27日,应印度国际大学中国学院系主任阿伟杰特博士的邀请,井陉县政协主席王新民带队,我们七人登上了飞往印度新德里的南航客机。

王新民(左三)、梁建楼(左二)向印度国际大学中国学院赠书(右二为系主任阿维杰特)

第二天一早,我们又乘机飞往印度的加尔各答市,未做停留就乘巴士车经四个小时到了一个叫做「圣地尼克坦」的地方。这个地名是印度诗哲泰戈尔的父亲起的,意思是「平和安静的地方」,中文一般译为「和平乡」。泰戈尔获得诺贝尔奖之后,用奖金在这里创建了赫赫有名的国际大学。走进没有写校名的国际大学正门,看到了一座雄伟的米黄色建筑,「中国学院」四个遒劲有力的大字,镶嵌在主楼正面墙上,格外引人瞩目。楼旁边有几座配楼,楼群前面有一片空重。在「中国学院」下写着「热烈欢迎中国法舫研究会代表团」几个大字,几位老师看到我们入院,便前来迎接。他们带我们到二楼会议室,一位老师送我们名片,原来他就是邀请我们的阿维杰特博士,在互相问候后,即举行赠书仪式。我送上两部《法舫文集》,王新民主席送给对方一册反映井陉古县的明信片和一幅他亲书的篆字条幅「中印人民友谊源远流长中印文化交流源远流长」。阿维杰特博士致欢迎词,他首先代表印度国际大学中国学院对我们的到来表示欢迎,对我们赠送的《法舫文集》等表示感谢,然后讲了法舫法师在「中国学院」的任教情况。王新民主席在致词中首先对阿维杰特博士的邀请表示感谢,然后讲述了法舫法师在国内外弘法的情况,并介绍了井陉的基本概况,最后邀请阿维杰特博士等到井陉做客。赠书仪式结束后,大家与老师们座谈,我问阿维杰特博士「中国学院」有无法舫的资料?他说可能泰戈尔博物馆有。之后,他带我们参观了「中国学院」图书馆,当我们看到馆内藏有诸多中国古书时,他高兴地说:「1957年1月30日这一天,周恩来总理和贺龙元帅于国事访问的百忙之中专程来此参观,周总理还在这里接受了国际大学授予他的名誉博士学位。周恩来总理归国后向这里赠送了一万多册图书,至今仍珍藏在中国学院图书馆」。最后,阿维杰特博士等五位老师与我们一起在「中国学院」楼前合影留念。

分别时我对国际大学有些恋恋不舍,要不是时间关系,我真想到泰戈尔博物馆查阅有否法舫的资料,还想看看当年法舫法师在哪里住着,真想在印度国里寻觅「法舫」的每一个足迹。我想,我们携《法舫文集》来到法舫任教的大学,「法舫」无影但送来他的文集留藏于此也是值得的。真是:国际大学今还在,法舫已去留宝文。

印度国际大学中国学院保存法舫大师原作

下午,在返回加尔各答的路上,我的脑海中呈现出了县委书记田耀筠出发前对我们的嘱託:「要搞好这次中印文化交流活动。」田书记曾到过印度,对印度的历史和风土人情非常熟悉并讲给我们,还将他整理的印度资料装订成册送给我们,田书记的嘱託让我们有一种使命感。我又回想到法舫法师当年在印度国际大学中国学院任教是受时任院长谭云山的邀请并由民国教育部资派的,这些在《法舫文集》中有记载,其中法舫法师在给太虚大师的信中说:「弟子已与谭院长商妥,在此再住两年,对梵文巴利文作更深之研究,于民国三十七年回国为大师祝六十大祷。届时弟子之梵文巴利文自当有所成就。现在弟子已将巴利文阿毗达摩摄义论译毕,正在抄正,写叙文,准备与师觉月博士共同校对一遍,即可成为定稿,再邮寄……」

加尔各答维多利亚纪念堂

11月29日上午,我们参观了加尔各答维多利亚纪念堂和哈瓦拉恆河风光,下午到加尔各答火车站乘车到菩提迦叶。4:30上车,我的对面坐着一位僧人,我与他交流,他说的是英语,通过带我们的阿曼翻译得知他是泰国僧人。他是个老修行,从上火车到到菩提迦叶火车站5个小时一直打坐,服务员送几次小吃,都与他无缘。晚上10:00火车到达菩提迦叶站,出站后,接我们的汽车司机带人给我们每人脖子上挂上花环,以示欢迎,我们坐上车经20分钟到泰姬酒店。

11月30日早餐后我们前往菩提伽耶的摩诃菩提寺,释迦牟尼当年在这里的大菩提树下打坐悟道成佛,我们也在菩提树下学做佛行。我告诉大家,在《法舫文集》中可以看到,当年法舫法师在国内曾代太虚大师向摩诃菩提寺复函,在印度国际大学任教时曾利用假期到此朝圣。第二站我们到「中华大觉寺」,寺门关闭,据说寺内有接待任务。我们想绕后门进寺,我携着《法舫文集》,在后门处遇到火车上坐我对面的那位泰国僧,我俩一见异常兴奋,互相紧握对方双手,一块进寺,真是有缘。在接待室我们见到「中华大觉寺」住持思源法师,王新民主席向思源法师说明我们来此赠送《法舫文集》,思源法师很高兴。我将《法舫文集》的包装打开,向他介绍法舫的有关情况,思源法师向我们每个人递送名片。思源法师讲到寺门关闭的原因是接待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学诚法师。最后,思源法师带我们到大雄宝殿前一起留影,我还专门与泰僧一起合影留念。真是:加尔各答结伴行,菩提迦耶又相逢,彼此握手笑无语,大觉寺内留合影。

12月1日早餐后乘车前往位于恆河之滨的瓦拉那西。在行进的路上,大家一路说笑歌唱,不知不觉到达目的地,住进国际门酒店。晚饭前大家在一楼大厅休息,新民主席对大家说我整理的《法舫文集》能带到印度赠送,福报很大。我说,这是我们七个人的使命。

12月2日清晨4:30起床,5:00乘汽车到恆河岸边乘舟观瓦拉那西建筑,小舟行半小时后驶向对岸,我们下舟登岸,我从包中掏出袋子掏取恆河沙,阿曼给每个人买了个小塑料桶盛沙(金刚砂),我还脱鞋挽腿入恆河沐浴。下午参访鹿野苑,这里是当年佛陀为五比丘说法的初转法轮之地。我告诉大家,法舫法师当年曾在此小住一个月。在《法舫文集》的第六卷有法舫法师给太虚大师的信,信中说

「此地将于本月底放假一月,弟子等将赴鹿野苑小住,并朝拜各圣地」。我还说法舫法师闻太虚大师圆寂后,悲痛欲绝,曾委託德玉法师在这里设灵祭奠,在《法舫文集》的第六卷有法舫法师致慈航法师的信,信中说:「法舫于接电之次日,即十九日,整日静",以念师恩,又寄奉印币一百盾以为治丧之助,力薄数微,略尽弟子之心而已。法舫现在国际大学,为学术机关,无可作悼荐之仪,故又寄三十盾至鹿野苑中华佛寺,请德玉老和尚代为设立,燃灯供佛,历经回向……」

当年法舫法师在鹿野苑何处居住?中华寺在哪里?我们没有找到。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到印度阿格拉的泰姬陵和捷布的天空城堡参观,最后在参观新德里的「甘地纪念园」时,新民主席想找甘地的中文介绍。我说法舫法师与甘地交往甚好,还写了「赞圣雄甘地」一文,《法舫文集》中有。当我们进入甘地的卧室参观时,我说,法舫法师就在此与甘地交谈。当天晚上,我打开《法舫文集》电子版「赞圣雄甘地」一文让大家看,法舫法师将甘地视作印度释迦牟尼佛第二。文云:「余对甘地救度不可接触阶级之行动,谓为释迦牟尼佛第二,盖印度教式印度文明之最大弱点与污点实为阶级制度,在四千年之印度史上,除释迦牟尼佛首先实行打破阶级制度,以平等大悲待遇各民族外,不见有第二人,有则即为此二十世纪之甘地翁矣」。

12月10日我们从印度德里飞回祖国,结束了十四天的印度行,我想,法舫法师在印度的足迹我们还没有找遍,但愿还有下次再去。

(文章原载《法海宝舟》)

图片来源:原创、网络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关注法舫文化

·法舫文化微信号:ljl19472016

·法舫文化投稿邮箱:932073867@qq.com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