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官网注册|首页

天价药续命值不值,生如夏花,谁都想努力盛开

更新时间:2021-10-20 12:09:03 所属栏目:印度 作者:郭佑霖

摘要:它,隐忍又克制,笑中藏悲,我们一直自嘲很少拍出诸如「熔炉」「辩护人」「摔跤吧!爸爸」等既有商业价值,又反映社会症结,兼具温度与力度的好电影,新上映的「我不是药神」正好弥补了这一空缺。电影中出现一个陌生的疾病词「慢粒」,它是贯穿整剧的「导火索」,慢粒是什么?它是一种病,全称慢性粒细

它,隐忍又克制,笑中藏悲,我们一直自嘲很少拍出诸如「熔炉」「辩护人」「摔跤吧!爸爸」等既有商业价值,又反映社会症结,兼具温度与力度的好电影,新上映的「我不是药神」正好弥补了这一空缺。

电影中出现一个陌生的疾病词「慢粒」,它是贯穿整剧的「导火索」,慢粒是什么?

它是一种病,全称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在我国占所有白血病的五分之一,属于恶性肿瘤,影响人体血液与骨髓。其促使大量不成熟白细胞生成,聚集于骨髓抑制正常造血,若这种白细胞全身扩散,病情转危,出现贫血、感染、器官浸润等,人多表现为乏力消瘦、头晕,容易出血,严重可致命!

电影改编自真实事件,主题围绕「慢粒与救命药」展开,山争哥饰演的勇哥只是一名靠卖保健品生存的油腻大叔,一次偶然机会他认识到一位慢粒白血病患者老吕,老吕为了自救向勇哥说明了神药「印度格列宁」并希望勇哥为自己「带药」,刚开始勇哥是拒绝的,但是面对自己父亲罹患血管瘤需要高昂的治疗费用,以及诸多严峻事实逼迫下他不得不铤而走险「代购」国外药品。

喝糖水,第一口是甜的,你便会选择继续喝下去,勇哥花钱「打通」运输线后便开始了从印度「代购」仿制药的工作,起初的勇哥只想赚取巨额利润,但经历一系列事件后,他救治了无数白血病患者摇身一变成为「药神」,这种改变也算是完成了「自我救赎」,因这种代购行为属于违法,最终他还是避免不了牢狱之灾。

「神药格列宁」

电影中的神药「格列宁」其原型为瑞士抗癌药「格列卫」。2000年前后,凡得慢粒白血病,暗示患者需终生服药(格列卫),但这种来自瑞士的「仙丹」十分昂贵。21世纪初,国内正版售价高达数万一瓶,是「天价药」,对于穷人来说如同将绝望与希望种在家庭面前,剧中患病老奶奶对峙中也道出绝望「吞药,吃掉了房子,吃垮了家人」…

印度被称为「全世界的药房」,因为他们只对食品、药品的生产工艺提供专利保护,却不授予产品专利,因此物美价廉的印度药自然受到全世界人的青睐。电影中的人物也是看中了这点,悄悄的「入药倒卖」赚取差价。

法律之音

《药品管理法》有明确规定,进口药哪怕在生产国内正规生产,它想进入我们的视野,也需要经过国家临床监测,拿到药品进口註册证。许多人在「等药」过程中就离开了。因此,这些代购的印度仿制药,即便在印度是合法生产疗效确切,但当它真正出现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时,只能被认定为假药。

「药就是命」

谁家还能没个病人,你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吗,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行吗?

对于无数蜷缩在病床上的患者,能看到明天的太阳就是生存的全部意义…

生如夏花,谁都想努力盛开;

命如冬梅,谁不想顽强怒放;

他们活在卑微的尘土中,但却尽力去做着坦荡的事,

生命之厚重压过一切,但当法理与人情反覆出现矛盾与冲突时,法律必须严格执行。

所幸,法律的最终目的还是为了民众更好的生活,社会因此做出的改变与纠正恰恰是我们梦寐以求的进步。

随着医疗技术不断进步,现在治疗慢粒白血病再不需要「药神」,几种国产仿制药早已出现,疗效显着。慢粒白血病也正式纳入大病医保名单中,进口药物花费在1000-2000元/月,国产药物报销后花费仅500-600元/月…药物高价已成为过去,多数药现已纳入医保范围。

卖药「五人组」里面只有小人物,没有小角色

推进「医药变化」,救活更多患者,撕掉这些标签后,我们发现,他们也只是:

一位想救女儿的母亲;

一位不想拖累家人的黄毛小子;

一位想看到儿子笑脸的爸爸;

一位信教想救人自救的神父;

一位想救父亲的儿子;

但现实远比电影更加复杂,虽然有人义无反顾地做出改变,即便每个人都不能成为英雄,他们给出最精彩的演绎。

唯独有一点事实,永远不要对抗

药物仿制容易,研发新药却很难…仿制药的低廉要价直接盗取了新药的「胜利果实」,如果都去购买仿制药,商家就损失制造新药的动力,还有谁愿意冒风险研发新药。那些疗效好且副作用低的药品将不复存在。

药价贵不能完全责怪制药厂家,如瑞士的X华,每研发一款新药,其花费约为40亿,其中还包含不少已经失败的项目。

人生不易,活得健康就是对自己负责,愿您安康!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